与妖同行第十三章 哪哪都好

  1. 背景色
  2. 字号
    默认 特大
  3. 宽度
   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
  4. 滚动
    双击开始/暂停滚屏
  5. 帮助
  6.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

第十三章 哪哪都好

小说:与妖同行 作者:三暮 更新时间:2018-03-13 12:00 字数:2046
  正当叶嘉镜为自己的记忆力苦恼时,车子不知不觉行驶到了叶宅。

  叶嘉镜侧身上前去扶秦雪,可靠近她的脑袋,就闻到了她发顶的香,一股子劣质的香,熏得他头昏脑涨。

  司机赶紧下车帮忙,手还没碰上秦雪,就被叶嘉镜狠狠的拍了一下,司机打了个哈哈,讪讪地收回了手。

  叶嘉镜在抱起秦雪的刹那间,他的腰往下沉了一半。

  沉,实在是沉。

  叶嘉镜好生好养的,从来没做过重活,不要说抱个女人了,就是抱个两三岁的小孩都有可能压断他的手。不过他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,而是感叹着,感叹着自己竟然不嫌弃她。

  他憋着气,踉踉跄跄的穿过草坪,踏上台阶,强忍着好几次要把秦雪扔到地上的冲动,最后终于把她弄进了家里。

  在叶嘉镜给秦雪的脸上药时,秦雪醒了。

  盯着眼前放大的脸,她吓得一抖,从沙发上掉了下来,而这一抖,也顺带把那瓶药水给抖到了叶嘉镜的衣服上。

  叶嘉镜斜靠在沙发上,看着那变了颜色的衣服,上面还散发着浓厚的刺激味道,他额头的青筋隐隐浮现。

  秦雪没注意到他的表情,低着头,她蚊子似的嗡嗡响:“多谢公子相救。”

  叶嘉镜浑身难受,衬衫湿哒哒的黏在皮肤上,让他动弹不得,而且还有一块污渍碍着他的眼。他心不在焉的“嗯”了一声,随口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秦雪。”

  叶嘉镜木着脸:“好名字。”

  “谢公子。”秦雪的脸色应景的红了起来。

  “你——” 叶嘉镜实在熬不住了,没心情同她说下去,如风般的冲向了三楼卧室。

  秦雪呆坐在原地,眼神四处转动,最后落在了一盆小苍兰上。

  叶嘉镜去得快来得也快,片刻后就换好了衣服下来。

  听到动静,秦雪掀了下眼皮。

  “怎么还坐在地上,快起来。”

  叶嘉镜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温柔,秦雪微微一抖,一骨碌爬起了身。

  他把她带进了厨房,从锅里端了碗黑乎乎的汤水。

  秦雪:“这是?”

  “酸梅汁。”叶嘉镜舀了两汤匙的糖到碗里,搅了搅,自己先喝了一碗,后来想起了还有个人,于是给秦雪也弄了一碗。

  秦雪端着小碗,缓慢的喝着,她并不太喜欢这个味道。

  叶嘉镜冷不丁的问了句:“喜欢吗?”

  眼角余光里,他正殷切的望着自己,秦雪点点头。

  叶嘉镜细细打量对方,他先是笑,后来就不笑了:“唉,你怎么可能是她,她都死了一千多年了,死的时候魂魄尽散,轮回都轮回不了。”说完,他阴阳怪气的扯了扯嘴角。

  ——

  大年三十。

  梦舒在一阵鞭炮声中醒来,欢欢喜喜的换上了林穆给她们准备的新衣服。

  扶攸也起了个大早,正坐在梳妆台前梳头发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木梳在她的手中断成了两截。她不信邪,又拿了一把梳子重新梳理。这次梳子没断,她的头发倒是断了一大把。

  梦舒边洗脸边往口袋里塞零嘴,见到这幕惨状,忙拿着湿毛巾跑了过去,救下扶攸手里的梳子:“姑姑,我帮你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梦舒从未见过如此糟糕的头发,团成一堆乱麻,没有丁点质感。她把湿毛巾挂在肩上,半蹲着身子,一点一点的把扶攸打结的头发解救开来。

  扶攸端详着镜子里的自己,忽然说:“把头发给剪了吧。”

  “啊?”梦舒看着那一头长至脚踝的黑缎子,舍不得:“别呀,这么长的头发。”

  “剪了吧。”扶攸毫无留念,从抽屉里翻出一把银色的大剪子递给她。

  梦舒拿着剪子犹犹豫豫,最后一咬牙,一刀剪了下去,长发如同柳絮飘飘洒洒,落到了地上。

  扶攸剪了个齐肩短发,把一张小脸完全露了出来,说不上多好看,清清秀秀的,有点小家碧玉的意思。可惜她那双黑漆漆的、像掺了碎冰的眼睛破坏了这副美好样子。

  扶攸把断发收拾干净,又到厨房打了盆热水,洗干净了头发。她原打算待在屋子消磨下时间,整理点东西,但在梦舒的好赖劝说下,只好出了门。

  ——

  像是知道她们要来,林穆的房门开得敞亮。

  梦舒人未到,声先达:“林穆,新年快乐。”

  林穆抓了两把糖果,乐呵呵的从屋子里出来:“新年快乐。”

  结果还未踏出房门,他就刹住了脚,呆愣的看着门前焕然一新的扶攸。

  林穆一时有些小惆怅,他昨天刚买了个白玉簪子,雕成一朵兰花状,简单美丽。平日里扶攸总是散着或是用布带随意扎下头发,好像并不具备女子该有的装备。

  林穆在城东的一家铺子买东西时,无意间瞧到了这个簪子,他觉得很适合扶攸,毫不犹豫就买了下来,心想着今天送给她,她肯定会喜欢。可一觉醒来,她头发都没了,哪里还用得到什么簪子。

  不过这失落来的快去得也快。

  林穆倚着门框凝视着扶攸,又不自觉的把眼睛弯成了月牙状,她剪了头发也好看,虽然说她现在这张脸没有之前精致,不过他喜欢,看着看着就好看了。

  这不是一张脸的事,是感觉,他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,朦朦胧胧的。他觉得扶攸不说话好看,笑起来好看,就连生气也好看,反正哪哪都好。

  梦舒瞧林穆那傻样,摇了摇头,这青年怕是魔障了。趁他不留神,把他手里的糖果全数装进了自己左边的口袋,又从自己右边的口袋拿了一把零零散散的吃食塞给了他。随后伸手在林穆面前晃了晃:“回神啦大少爷。”

  林穆一个激灵站直了身子,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嘴角。

  不知道是受了节日的感染,还是两个活宝的感染,扶攸也难得好心情,对着林穆笑了笑:“新年快乐。”

  林穆哪里想得到她会同自己说祝福,又惊又喜,后背抵着门,回以最大的笑容:“新年快乐。”

  这么冷的天站在门口闲聊实在是折磨人,梦舒一手拽着一个进了屋里,用脚把门给踢上了。
(←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→)

热门推荐

换一换   
loading
  1. 目录
  2. 书评
loading

与妖同行

最新 全部 0
我要评论
 
loading

优乐国际平台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